深圳APP定制開發公司提供深圳app制作和深圳軟件外包開發

項目顧問:18822840016

懂您所需,做您所想

一鍵撥打

免費估價

您已注冊成功,等待管理員審核

關閉(3

在線咨詢

業務咨詢微信

返回頂部

免費咨詢

獲取驗證碼
下一步
新聞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地攤經濟才是新零售?

地攤經濟才是新零售?

發布時間:2020-06-11 09:36





國家放開地攤經營限制對于恢復本地經濟活力,提升消費信心的幫助很大。它會帶來一些問題,但也會帶來更大價值。


地攤經濟有可能成為鲇魚,“激勵”其他商業形態變得更好。



社會穩定



從社會就業與社會穩定的角度來看,地攤商業的有限放開,至少在疫情后市場有較大社會價值。


目前,中國統計在列的個體商戶,有8000萬,按每個個體商戶供養3-4個人口算,其實現的人口供養就超過2.4億到3.2億。


考慮到還有很多像夜宵攤點等流動性個體商戶形態,可能是沒有被工商統計到的,這個群體所創造的就業數量與人口供養其實是中國最大的領域之一。它的就業價值體現在城市端,它與鄉村端的農業種植是當下中國維系社會穩定,穩定就業的兩大核心支撐。這兩個領域直接間接供養的人口總量可能會在8億到11億左右。


因此,當新冠疫情對經濟、社會就業造成巨大壓力之時,這兩個領域毫無疑問也將是中國最具價值的就業“蓄水池”。


地攤經濟則是放寬了個體商戶的準入門檻,降低了個體商戶的經營成本,因此,地攤商業的有限放開有利于擴大社會就業,并恢復消費信心。


就像成都放開地攤經營,設置3.6萬個流動攤點,一夜之間就創造了10萬個就業崗位。


疫情后市場,需求受限會導致經濟下行、社會就業壓力增大。目前,受疫情影響,全球范圍都出現了很多游行騷亂事件,對社會穩定造成了很大挑戰,因此,在就業這個問題上,當下的討價還價的空間并不多,尤其是疫情期間。


地攤商業則由于不需要政府、社會投入太多資金,比如發放消費券等,就能幫助社會創造海量就業、穩定商品交易量,進而實現更好社會復工、維系經濟社會穩定,因此,其當下的社會價值是很大的。


它的核心是“開放”,開放則是釋放經濟活力的最有效舉措之一。由于是新增的銷售渠道,在出口市場等受疫情極大沖擊之下,地攤商業看起來也是能消化一定社會產能的,為社會創造增量價值。



本地經濟



《商業觀察家》認為,地攤商業是"本地經濟"。


7、8年前,《商業觀察家》就對北京地攤市場做過專門調研,我們發現,地攤商業與本地批發市場是“唇齒關系”的。


本地批發市場的繁榮會支撐地攤商業的發展。地攤商業的繁榮則又會帶動批發市場的發展。


在當時的北京地攤市場中,“地攤餐飲”是從當地農貿市場采貨、服飾雜貨則主要是從當地批發市場采購,比如當時的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動批)。


以服飾為例,地攤攤主一般會在每天早上5點左右,“聚集"動批,等待放貨并集中采購尾貨。這些貨品采購價格非常便宜,且非標。拿貨有時都可以看作是以斤來買。


動批將尾貨分發給海量地攤攤主,地攤攤主則尋找渠道實現銷售。那時的地攤攤主很多都已經在淘寶開店了,白天在線上售賣這些尾貨,晚上就去擺地攤,他們其實就是最早的一批線上線下一體化經營者。


因此,如果新零售的標簽是線上線下一體化,那么可以說,地攤商業就是最早的新零售踐行者。


不過,當時的淘寶并不是地攤攤主銷售的主戰場。因為相比擺地攤所能帶來的煙火氣等用戶體驗,淘寶當時的銷售效率并不高。因此,地攤攤主大部分都是以流動地攤為主要銷售渠道的。


地攤渠道則也賦予了攤主非常高的毛利率,因為一件10元-30元售賣的服飾,采購成本一般只要3元-10元左右,很多都是幾元而已,非常便宜。只是區別在于浙江產的可能會便宜點,廣東產的價格會相對高一點。


地攤沒有很高的銷售成本,不需要支付昂貴的商鋪租金等流量成本(實體商業的命門),以及人力成本(自己為自己打工),因此,成本較低,加上不錯的毛利率導致地攤能養活他們。


高毛利率+低運營成本,就不需要單個地攤攤主出貨量太多也能養活自己。



用戶體驗



地攤商業的用戶體驗就一個詞——煙火氣。


這種煙火氣在夜間這個場景,是目前所有商業形態,無論線上還是線下都無法與其競爭的。


煙火氣的支撐是低成本、低準入門檻,不需要支付昂貴的租金等流量成本。所以,他們能讓利消費者,配以現場體驗感,吸客能力超強。而實體店商品價格為什么高?一大原因就是租金高,很多開店的人都在抱怨,辛辛苦苦經營,到頭來都是在為房東打工。


煙火氣的構成就是多元化、豐富性。


低準入門檻帶來了多元化、豐富性。導致在地攤上,消費者什么都能買到,也能看到很多新奇、有意思的商品。攤主之間的差異化比較大,“海量”差異化構建的多業態、多元化組成,則讓消費者可以從地攤的一頭吃到尾,逛到尾。


煙火氣的形成也是生活文化心理需求的滿足,有增量、社會價值。


地攤的這種煙火氣實際給了一些人士生活的希望。如果去訪問一些地攤消費者,會發現地攤商業讓一些消費者更愛生活了。


經過一天的工廠上班,一些消費者會感到疲憊不堪,主要是心理層面?;丶衣飞?,或者晚餐閑余逛下地攤,看下周邊人群、感受下市井熱鬧,加上地攤上所有商品都是自己能夠得上的,這些其實也給他們的生活帶來希望。


會讓他們“精神一振”,會讓他們覺得每天的工作是值得的,地攤聚起的人群,也讓他們感覺不再孤單,城市也屬于他們。家庭用戶也找到了一個溜娃的好去處,小孩一般都喜歡熱鬧。


所以,如果說新零售就是新的用戶體驗,當下的地攤商業所能帶來的用戶體驗,在夜間場景、在一部分用戶群中,其實是更好的。


這也是中國的多層級市場造成的,當下的中國消費市場都有1-6線之分,沒有哪一個業態能通吃市場,所以,地攤也有它的價值,地攤是能帶來一些增量消費的。



鲇魚



《商業觀察家》認為,地攤商業也將會是一條“鲇魚”,如果能受益全國范圍內的放開,并成勢,它也將會對中國的商業產生一定影響。


主要有四個層面。



一、房租。


目前來看,中國一二線城市的商鋪租金成本是非常高的,很多城市的租金價格甚至超過了發達市場。線上端,電商的流量成本也非常高。


這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的個體商戶數量龐大,進而需求量太大,推高了相關租金成本。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中國對“租客”的經營缺乏有效保護,部分導致了租金成本的快速上漲。


比如,在日本等發達市場,對于商鋪租金的洽談、上漲等都是有明確規范要求的,對租客的保護舉措更完善。所以,沒有出現像中國一些地方那樣一年簽約一次,一年要求漲價一次,甚至是一個店鋪生意好,都會導致房東的惡意提價。


現在,地攤商業如果大范圍放開,那等于是讓個體商戶獲得了一個極低租金成本的“商鋪”,這個商鋪只是沒有“屋頂”、空調、裝修而已。攤主要交的費用僅僅是市場管理費、衛生費等,相比門店商鋪租金是大幅降低的。


因此,當一個更低成本的“商鋪”供給市場,如果規?;?,那么,就可能對既有門店商鋪租金造成一定壓力。


這有積極的部分,能一定程度遏制門店商鋪租金,包括線上流量成本的快速上漲壓力。


同時,也是在鼓勵“勤勞致富”。因為如果商業受要素成本制約太多,是不利于商業創新、做大的。導致大家最后都往要素賺錢方向走,都去當房東,或者二房東了。增加的成本最終也是轉嫁給消費者了。


不利的部分在于,如果地攤商業對門店商鋪租金造成太大沖擊,又可能會引發一些風險。比如“房東”的資金鏈斷裂、地方財政等。



二、夜場景。


地攤商業的放開,就是對夜生活、夜場景的放開,要對這個場景進行深挖。


以前城市端的夜場景經營只有少數幾塊內容:24小時便利店、部分餐飲、電商、娛樂業等。


像超市、購物中心等大型商業體的夜間經營,一般都會在晚間10點左右打樣停業。


現在允許地攤更大范圍經營,那么,晚間商業的豐富度就大幅提升了。強化了晚間商業內容,實現了更多供給,那么,就會存在兩個影響。


一個是,供給增多會刺激需求,帶來增量消費。而交易的增多也是在提振消費信心,會為未來消費升級等蓄能。因為商品、資金的流動性提升,能釋放經濟活力,并讓人們獲得財富,提升消費能力。商品、資金的“沉淀”才是疫情后市場最可怕的東西。


供給增多也會延展商業時長,比如,以前晚間做3個小時生意,隨著供給增加,提升了夜間消費吸引力,現在搞不好能做4-5個小時生意。


地攤商業在這塊競爭力比較強,因為成本低、因為煙火氣,它能聚起大量人群,或者說流量。進而,它會成為一個有效的增量銷售渠道,能幫助消化產能,釋放活力。它也會成為一個低成本的流量來源。


對于一些供應商、平臺來講,地攤商業確實有可能是一個機會。只是地攤攤主非常分散,且過去都呈現出了本地、區域特征,要如何將其組織起來、線上化,可能有些挑戰,


另一個是,地攤商業也會對既有的一些商業形態造成影響。


它可能會對便利店造成一定分流,比如便利店晚間的鮮食、煙酒水飲售賣等。


它也可能會對一些實體餐飲店造成分流,因為地攤餐飲提供了多元化供給,包括更多的小吃供給,它的價格也更具性價比。


它還可能對電商、實體商場造成一定分流。一些消費者的服裝、雜貨需求可能就“臨時”在地攤上買了。因為地攤商業的現場感體驗和煙火氣表現是很有競爭力的。


那么,這些分流如果出現,也會倒逼相關商業進行提升。


比如,要全渠道經營。很多店鋪晚間打樣得早,但如果放棄晚間市場,地攤商業又崛起,一些需求就有可能會被截流,同時,夜間消費市場的擴大,也會讓這些店鋪失去成長機會。


可能的解決辦法就是全渠道經營和擴大夜間營業時間。全渠道經營意味著,門店即便關了,線上渠道還是可以提供服務,還能獲客。


還比如,在商業經營上,地攤商業的崛起可能會倒逼既有商業形態優化選品、強化供應鏈,提供更多性價比商品。



三、出口轉內銷。


受疫情造成的需求受限,以及全球化博弈影響,中國的出口產業至少在短期內,會面臨比較大的壓力。


而要消化這些壓力,一個解決方案就是“出口轉內銷”,通過擴大國內消費市場來消化部分出口產能。


但國內消費市場要短期擴容,依賴既有渠道一般是很難實現的,海量的產能需要尋找到新的銷售渠道才能更有效消化。


地攤商業由于不需要做大幅投入,只需“開放”便能釋放活力,能短時間、快速鋪開,形成渠道增量。它的供應鏈基礎是基于在中國發展已經很成熟的批發經銷市場來運營,所以,地攤商業在“出口轉內銷”,消化出口產能方面的性價比很高。


且地攤限于晚間經營,不會對以白天經營為主的既有商業造成根本性沖擊,因此,看起來,其也有可能成為出口產能的一個比較好的消化渠道。



四、B2B。


當下,放開地攤商業的背景,相比10年前,是處于一個互聯網生活更普及、更強大的背景下。


所以,地攤商業的放開,可能也不會是簡單的重復。它可能會有相比過去更強的時代背景、互聯網背景。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全球企業間(B2B)電子商務交易平臺——1688已經針對地攤商業推出了針對性的市場策略。比如將提供超過700億元的免息賒購,通過源頭好貨、數據智能、金融扶持、客戶保障四大維度賦能,為超3000萬“攤主”提供全方位的進貨和經營支持。


地攤商業的經營又呈現出很強的本地特征,這導致像直播等會讓市場更細分化的工具,或商業形態,也可能會與地攤經營結合。


所以,地攤商業如果能成勢,那么,也是有可能會開啟一個B2B市場,將過去的地攤經營,相關經銷批發采貨環節線上化。就像興盛優選成功將批發經銷環節線上化一樣。



亚彩会|亚彩会官方唯一指定|下载app